《轻文明》:“轻文明”会带来更好的生活吗

时间:2017年6月7日  作者:郑渝川  来源:信息时报  浏览:8170

  法国哲学家吉勒·利波维茨基所著的《轻文明》近日由中信出版集团引进出版,书中揭示消费主义潮流塑造畸形的对“轻”的崇拜,从生活消费、瘦身健康、材料科技、艺术、时尚、建筑设计、家庭等角度,分析当代世界中体现出崇尚“轻”文明的潮流,并提出反思。

  吉勒·利波维茨基说,长久以来,技术经济领域及思想领域都重视“重”,希望更大、更重、更有分量,但这一切在最近几十年来都发生了逆转,无论物质还是思想,超轻化、微型化都更加受人青睐。“这是一个‘轻’扭转局面的时代,‘轻’是受人喜爱、被人渴望的轻,是梦的传送器,承载着无边无际的愿景,也承载着可怕的危机。”

  吉勒·利波维茨基希望人们意识到,融入了“轻”的文明(简称为轻文明)可以象征一切,“唯独不能代表轻松的生活。因为诚然社会上的种种规约都日渐宽松,但生活本身却更加沉重”。轻的理念带来的美好感觉,往往就代表着巨大的不稳定,而轻的设施,似乎就与互联网文化、互联网商业的重要特质(不稳定)一样,并不能让人深感放心。

  “轻文明”很大程度上成为流行标志,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过去几十年来,消费资本主义对于经济和文化的重新塑造,“以诱惑、轻浮、样式的不断更新为根本运作方式”,物品和文化都不再主要反映其内在价值,而是需要最大限度地承载趣味,“有的是一种包裹在消费品上的跨美学的轻”。轻文明“是在肤浅的逻辑下系统化运作的一种经济”。正因为此,在艺术领域,人们才更加的喜欢游戏、嘲讽、笑话、滑稽等形式或内容方式,而有意摒弃崇高和沉重。在消费主义的驱动下,而今的多数消费者的喜好不是基于需要,而是时尚、“新品”。一个所谓不落伍的消费者,其实就是要不断竭尽所能去证明自己的收藏体验,并通过这样的追逐去暂时忘掉生活中困扰自己的其他问题。

  当然,当轻文明理念深入传播到了一个阶段的时候,就会出现少部分人对于追逐消费体验的怀疑和反省。“消费主义肥胖的消肿酝酿着一种新的救赎,‘更少、更好’,速度慢一点,东西少一点”,推崇共享和互助,比如避免浪费、以租代买、以修代弃等,这些做法和想法尽管仍遵循着消费主义的一贯逻辑,却有助于消费者摆脱重压。

  书中谈到了对于物质之轻的追求,从19世纪企业家和发明家开始用更轻更坚实的材料,替代过去更重更丑陋的材料,到20世纪下半叶大行其道的塑料产业,再到之后更轻的合金材料、卫星材料,直至由晶体管、硅集成电器、微处理器等革新技术引领的微型化革命,以及今天仍然热门的纳米技术概念。未来,人们将借助更加细小的构件完成人的肌体和功能的重建。

  但,物质之轻会让人们获得更好的生活吗?答案却并不那么确定,正如过去曾一度被认为可以拯救世界环境的塑料产业,后来被证明加剧了环境污染,微型材料以及其背后的信息通信技术的能耗也相当惊人,“轻”和“重”的概念就这样悄然在发生置换。

  而在生活方式和生活理念领域,“轻”主要指的是突破文化和规则限制,最典型的就是“摆脱禁令与禁忌的负担,自由地享受肉体的快乐,活得洒脱、自由,更加放松”。但人们也开始被迫承认,在技术压倒人文的时代,“对未来的恐惧、就业的不稳定化、大规模失业以及随之而来的自卑、羞愧等情绪纷纷出现”,这让人们全天候地处于严重不安,制造出空前的压力感和不安全感。

  “轻”的理念显然并不能帮助困境中的我们获得救赎。

0

 


 欢迎访问南宁市图书馆网站,为保证浏览效果,请使用支持html5和css3的浏览器:IE 9+ 、Firefox 4.0 + 、Chrome 10 + 等访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