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南宁学者点评余秋雨,名家谈散文到底要不要“题材真实”

时间:2017年5月15日  作者:文/李宗文 图/黄珂  来源:南宁市图书馆活动部  浏览:175

   “很多人写母爱,但我认为张洁的《世界上最疼爱我的那个人去了》,写得最为真挚、动人。舒婷把母爱比喻为‘花木掩映的一口古井’,新奇精彩。”昨日,“绿城讲坛”第570讲在南宁市图书馆举行,学者陈敢针对当天是母亲节,提出了自己的观点。他认为“散文的题材未必实有,只要符合艺术的真实就行了”。

  

   陈敢是广西师院文学院教授,工作主攻方向是中国当代文艺思潮和中国新诗流派,已出版个人诗学著作有《诗歌审美心理导引》《女性爱情诗论稿》和《中国现代讽刺诗研究》等多部。虽然讲座学术性较强,但陈敢旁征博引、深入浅出,用大量生动的事例来支撑观点,整个讲座张驰有度、趣味性十足。在陈敢看来,好的散文应具有真实美、自然美、诗意美和深度追求。其中真实美包括“真情实感”。

  

   “题材真实”“纪实性”一直是散文界争论焦点,特别是杨朔散文“生活事实的虚构性”曾引起大量争议。提倡者认为,散文只能写真人真事,绝对不允许虚构;反对者则用范仲淹没到过岳阳,写出来的《岳阳楼记》脍炙人口,流传千古作为例证。“我认为散文可以以纪实为主,也可以以虚构为主,而以虚实结合,富有诗意和哲学深度的散文为上品。”陈敢如是说,“杨朔的《香山红叶》是现当代散文追求诗意美的开山之作,我觉得用‘虚构性’来否认杨朔是不妥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 陈敢还提到了余秋雨。他说:“余秋雨的‘大散文’广受欢迎和认同。我觉得他的散文说教气息浓厚,文化包袱过重,但我非常欣赏他写的一篇关于苏东坡散文《苏东坡突围》。”陈敢还认为,散文语言要和谐而富有节奏,具有音乐美。如鲁迅《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》对百草园鲜艳的景物及悦耳虫声的描绘堪称和谐的典范。他还透露,因为小时候在课本里读了碧野的《天山景物记》,就对天山无限神往。如今,他已去过天山4次。

   陈敢还应读者的要求,推荐了他心目中的优秀散文,包括卞毓方《煌煌上庠》、王充闾的《一夜芳邻》史铁生的《我与地坛》等,“这些都是具有哲学深度的优秀散文”。

 

0

 


 欢迎访问南宁市图书馆网站,为保证浏览效果,请使用支持html5和css3的浏览器:IE 9+ 、Firefox 4.0 + 、Chrome 10 + 等访问。